草莓榴莲芭乐

“叩叩叩——”

房门被人敲响,楚南一边替柳柳擦眼泪,一边朝门外的人道,“进来。”

门口出现了郁景安的身影,看着眼前的一副画面,忍不住开口道,“不好意思啊,可能要稍微打扰一下你们的你侬我侬了。”

“什么事直说,不用拐弯抹角的。”

郁景安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,“那啥,嫂子她一醒来就疯一样的找女儿,表哥他快看不住了,让我来喊你们过去帮下忙。”

楚南摆了摆手,“行,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门“咔嚓”一声关上,楚南试探性的喊了一声,“傻妞……”

柳柳别过脸去,抽出纸巾胡乱擦掉脸上的泪水,“我没事的,不用担心我,今天生的这点小事在我眼里,根本不算什么……”

楚南一脸怀疑的瞧着她,“真的?”

她强颜欢笑,“当然。”

他笑,“行了,在我面前,就甭装了,笑的比哭还难看。”

柳柳,“……”

甜心小美女

楚南捏了捏柳柳的鼻子,“丑死了,真是搞不懂,我怎么会有一个这么丑的未婚妻?”

“算了,自个儿挑的媳妇儿,就算是再丑,也是自个儿的,受着吧。”

柳柳,“……”

白了他一眼,“委屈?”

楚南笑嘻嘻,“不能更委屈。”

“干脆别委屈自己了……”

“那不成,我想委屈一辈子,永远都不放开你的手。”

“贫……”

等到楚南带着柳柳出来,找到傅柔的时候,傅柔正在疯了一样的到处找人,哭喊着,“团团,我的团团呢?”

“呜呜,团团,你在哪里?”

“你答应过妈妈你不走,等到妈妈醒来后就能看到你的,团团你不要骗妈妈,快点出来见妈妈,好不好?”

迟彬用手绑住傅柔,“阿柔,你别闹了,团团在休息,等会儿就会来见你的,你冷静一点行吗?”

“不行,不行!!”

“你是骗我的,我不相信你,我只相信我的团团!!”

听到团团这个称呼,柳柳即便不适应,却已经能试着去接受了。

尤其是看到傅柔疯癫的模样,她真的好像有心灵感应一般,觉得心疼,心疼极了,如果不是她当年丢了,傅柔也不会生病。

傅柔生的是心病,根源在自己。

能够将她心病治疗好的,也是自己。

虽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亲妈妈并没有太深的感情,可那毕竟是生了她的人,更何况当初自己不小心被弄丢,并不是她的责任。

柳柳在心里深深吸了一口,从楚南的身边离开,一步一步走向那个疯癫的女人,“我……”

傅柔看见柳柳,眼睛一亮,连连喊道,“团团,团团!!”

“迟彬,你放手!!”

柳柳的到来,迟彬才肯放手。

得了自由的傅柔,扑过去一把抱住了柳柳,“团团,妈妈就知道,你不会骗妈妈,不会丢掉妈妈一个人的。”

“妈妈不相信别人,妈妈就相信你!”

柳柳想说什么,张了张嘴,却现什么都说不出来,她没有办法用手去推开傅柔,也没有办法抱紧她,只是就这样任由她抱着,诉说着癫狂的思念之情。

直到在晚餐上,都握着柳柳的手,不肯松开。

柳柳没有以前的记忆,坐在餐桌旁就跟第一回在迟家吃饭一样,浑身都不自在,好在傅柔的话多,以至于她没有时间觉得尴尬,

“团团,你这些年都到哪儿去了啊?有没有想妈妈?”

“你这些年,到底过得好不好,能不能跟妈妈讲讲,妈妈好担心你。”

今晚的餐桌上,多了两个人,让迟彬很高兴,却也少了一个人,让迟彬担心。

迟彬看向一旁的佣人,问了一句,“小姐呢?”

佣人支支吾吾了半天,才回道,“小、小姐在楼上。”

“怎么不下来吃饭?”

“小姐她,她说身体不舒服。”

身体不舒服?

多半是个借口,估计是心里不舒服吧。

毕竟是个小丫头,今天又对自己说了那样一番话,迟彬知道,她心理脆弱了。

也是,平白无故的多了个姐姐,分走了专属于自己的爱,搁谁谁心里会一下子就接受,舒服得起来?

想要一碗水端平,让她们觉得自己得到的爱,是一样的,太难太难。

可手心手背都是肉,不管是团团还是笙儿,只要她们有一个觉得委屈了,他们做父母的,都心疼。

迟彬在心理叹了口气,“阿南,你

跟团团还有你嫂……”

说出嫂子这个称呼,迟彬觉得实在不合适,毕竟阿南现在和团团是一对,阿柔又是团团的妈妈,这辈分,一下子就乱了……

迟彬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好,最后只能,“你跟团团还有阿柔先吃着,我上去看一眼笙儿。”

然后看向柳柳,“团团,你这个妹妹年龄小,性子骄纵,爸爸先上去看看,这里是迟家,就是你的家,千万不要觉得拘束和客气,知道吗?”

“等会儿吃完饭,爸爸跟你好好谈谈。”

柳柳不太适应,沉默了几秒后,方点了下头,只是并没有说话。

迟彬眼睛一酸,终究还是起身往楼上而去。

迟彬直接到了迟笙的房间,敲了敲门,喊道,“笙儿……”

房间里,没有人作声。

迟彬打开门走了进去,见迟笙正趴在梳妆台上生闷气。

这个小丫头,果然是心里头不舒服。

迟彬坐到了她身边,伸手轻轻揉了下她的头,“怎……”

接下来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就被迟笙坏脾气的打断,“你别碰我!!”

迟彬的手一僵,但仍旧好脾气的道,“怎么好端端的,不下去吃饭,还跟佣人说生病了?”

“我下去吃什么饭?”迟笙扁着嘴,心里委屈,说话的语气就更坏了,“你跟妈妈找回了女儿,眼里心里就只有那个女儿,我就是家里对于的那个?”

“怎么能这样说呢?”

“为什么不能这样说?我说的都是事实,你们都喜欢柳柳,楚南是,妈妈是,你也是,你们都喜欢她,都围着她转!!”

“今天已经一整天了,妈妈犯了病,就着认得柳柳,根本不认得我,从柳柳到家里来到现在,爸爸你看过我一眼吗?”

“尤其是楚南,他宁愿要怀了别人野种的柳柳,都不要我,我讨厌死你们了,恨死你们了!!”

迟彬震惊,“什、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