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下安装丝瓜视频安装

“老夫就逼你怎么了?小子,今天你哪也去不了!”

“呵”方世玉冷笑一声,前世今生他最讨厌有人逼迫或者要挟他了,你越是逼,老子越是不听你的。

“大牛,准备,待会儿你从左边攻过去,我从右边攻过去。小爷我不信了,一个破筑基我们还干不过他?”

方大牛点了点头,他双眼火热,早就看着老头儿不顺眼了,打,要狠狠的打!

火焚看着商量着如何反抗的主仆二人,却是笑道:“老夫若是被你们两个后天武者给收拾了,那老夫也没有脸在居住在这火峰之上!一句话,今日你等留也得留,不留也得留!老夫已经将这洞府关闭,如今你们就是叫破了喉咙也没用。”

方世玉心念一动,手中的“血”字顿时化作一把长剑,长剑离体,方世玉大吼声:“上!打死这个老棒槌!”

飞剑一马当先,火焚不急不慢,稳如老狗,他倒是想看看这血气飞剑究竟有何特殊之处,之前他并未见过实物,一切都是师承记载的,传言中方行师祖祭炼出血气飞剑时,已至后天巅峰,血气飞剑之利完不下于筑基后期的修真者。

而如今方世玉武道后天五重,而他自己乃是正宗的绝顶筑基,筑基九重,一般飞剑连碰都碰不到他。

然而就在火焚等待飞剑来袭时,他却看到光溜溜的方世玉扯着一脸懵逼的方大牛就开始跑路。

“少爷不是要打他吗?为什么要跑啊!大牛感觉可以一战!”

“战你个大头鬼,那是筑基后期,你找死也别拉上我,今日本少爷教你一招兵法,三十六计之一!”

“什么兵法?”

邻家纯情女郎娇羞动人

“三十六计,走位上计!打不过就跑,跑不过还是得跑”

一仆一主的声音渐行渐远渐让火焚有些不知所措,说好的来打我呢?说好的看剑呢?你们怎么跑了?要脸乎?

对于光溜溜跑路的方世玉来说,脸是什么东西?能吃吗?他如今就想赶紧摆脱那失心疯的老头儿,方世玉觉得上山拜师就是一个大失误。

凭着记忆,方世玉跑到了洞门前,此时却发现洞口大门紧闭,而一个邋遢老头儿正提着锤子等着他们。

“跑啊,老夫今天就看看你们怎么跑?”

跑得腰酸腿痛的方世玉看了看方大牛又看了看紧闭的金属大门,方世玉也不跑了,他身披着方大牛的外衣,空挡遛鸟,就这样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往地上一坐。

“唉!不跑了!说吧,老棒子你要怎么做?”

“老夫说了,我只想研究出如何炼制气血之剑?到时候,天下武人皆能逆斩金丹,而你将成为天下共主!”火焚道。

方世玉说:“别扯那些没用的,说吧,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?”

火焚:“告诉我你怎么成功的?这三千年来,无一人真正的炼出气血长剑,而你仅仅只有后天五重就能成功,这其中究竟有何蹊跷?”

方世玉心说:“我若告诉你是一个球的帮助你信吗?”关于大罗仙镜方世玉不想暴露出去,他之前也就是说了一句“武祖秘藏”就被关小黑屋了,如今涉及到明显更高层次的宝物,说不定直接就能把他点了天灯。

方世玉木然不语,但是火焚却说道:“是不是那面铜镜之故?老夫知道,那面铜镜乃是你方家祖传宝物。里面是否有什么暗禁之类的,快给我老夫看一看!”

“糟了!”方世玉突然想起来,当初在进入铸剑炉之前,他用大罗仙镜照了一下火炉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,这老东西居然就看到了,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怎么知道这镜子是他的家传宝物?

方世玉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,就是他身怀大罗仙镜,虽然坑爹是坑爹了些,但是毕竟效果很好,这一次要不是浑球出手,说不定他就嗝屁了。

方世玉立马开始联系浑球,许下重重好处,十万愿力值眼都不眨眼的扔了出去,谁知道这浑球居然不理他。一副,“你有十万?”的表情!事实上,浑球也想赚这十万,可是它只不过是一只刚刚才苏醒的金灵生命,三千年来,方家对它千防万防,除方行,其余方家后人甚至有些都不和他绑定。这让浑球很郁闷,非常郁闷。

而方世玉却很快就接受了,或许这就是命吧,浑球摊上了方世玉这样的宿主,而方世玉也摊上了这样中饱私囊的辅助系统灵。

面对方世玉的求助浑球爱莫能助,他倒是给了方世玉一个建议,老老实实的把大罗仙镜给他看,反正这镜子在非武神血裔手中就是废物一块。

火焚见方世玉不说话,自以为自己的猜测成真,“对,一定是在这样!铸剑炉是方行祖师留下来的宝物,铜镜也是,说不定二者其中有什么联系!小子,将你的宝镜给我研究研究。”

方世玉恼怒道:“老棒子,你不怕死就拿去,我可告诉你,这镜子中有诅咒,但凡非方家人拿到都会死于非命!”当然,这是方世玉胡诌的,镜子当然不能给,但是方世玉没有想到的是,他此言一出,却唬住了火焚。

准确说,火焚联想到了什么。当年方行失踪,青云门和方家都受到了重大打击,这面镜子也曾遗失过,但是奇怪就奇怪在,不论历经什么动荡,这面镜子最终都会回到方家人手中。而其余执掌过镜子的人,不是死于走火入魔,就是死于某某秘境,

甚至方家还传过祖训,莫要挨这镜子过近!火焚有些犹豫,说不定这面镜子真的有诅咒?

火焚虽然对气血之剑非常看重,但是他还想多活几年,毕竟人死了什么都无法去做。

火焚最后道:“那你老实告诉我,你究竟是如何炼成的!”

“小爷我天赋异禀不行吗?”

火焚的银白色大锤在方世玉眼前晃了晃。

方世玉想了想还是决定说一些真相:“其实血炼长剑很简单,只需要两个基础条件。第一在炼血境的时候需要气血达到滔滔不绝的程度,第二个,就是必须有毅力去抗衡铸剑炉中对气血的吸引力。想必你之前的实验者中,大多数都是死在最后一步上,无法掌控血气,就没有机会火炼真血,最后化作这血气长剑!”

方世玉把玩着长剑,任凭他飞舞在自己头上。

对于方世玉说的,火焚虽然没有信,但也是信了一半,这是三千年来祖师先辈们总结出来的。

“你后天五重可行,方大牛后天十重为何不行?”火焚问道。

“都说了小爷我天赋十足,爱信不信!”方世玉吊儿郎当的道。他不信这老棒槌真会杀了他。毕竟这里是青云门,他又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弟子,过几天他还要进入青云剑阁呢。

火焚见此,也有些无奈,心中暗叹:“这小子杀也杀不得,就这样放走了,老夫于心何干?他可是炼出气血长剑的啊!算了,老夫一大把年纪,不与他一般计较”

火焚拿定注意决定和方世玉讲和。

“小子,这样你分享气血长剑的秘密给我,老夫帮你免费锻造十柄灵器,老夫的灵器在修真界那是有价无市的,一柄怎么说也得几万灵石起步。”火焚没有说的是要他自备材料,也没有说到底会失败多少次,炼器师嘛,失败个几次也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很正常。

方世玉可不吃这一套,事实上他已经告诉了对方的气血长剑的铸就精髓,可是这老头儿不信他也没办法,事到如今不如妥协一下,这样彼此都好,免得这筑基九重的老家伙真的翻脸。但妥协也是一门艺术,有时候你眼巴巴的舔上去,人家说不定连正眼也不会看一眼。

方世玉可不是那种人,于是只见方世玉站起身来,他大声对着方大牛说道:“方大牛,这一次咱们弄他,打不死他也能溅他一身血,敢不敢打?”

“少爷说打,俺就打!可是”

“没什么可是!冲啊!”

火焚一看心道:“又来这一招,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!”火焚盯着他们身后的路线,这两个家伙一旦开跑,他就会迅来不及掩耳之势给他们抓回来。他从铸剑炉来到此处堵门,可是浪费了一张非常珍贵的挪移符。

方世玉和方大牛身负气血,在陆地上跑得也是蛮快的。

但是这一次火焚失算了,只见方世玉把血色长剑当刀使,他前世没有用过剑,军刀倒是用过,在方世玉想来感觉都一样,砍他丫的。

而方大牛也挥舞着硕大的拳头,筑基又怎样?少爷说打,那就打,用少爷的话来说,要打得他妈都不认识才行。

方世玉和方大牛一个持剑攻上路,一个挥拳打中路,就在火焚以为这两个家伙是虚晃一招时,他们却近身了。火焚的灵力罩被方世玉的血气长剑野蛮的砍碎,方大牛乘着这个机会,手上血气流转,一拳就将火焚的牙齿打掉了下来。

火焚急速倒退,身前一道道符篆亮起,手捏法诀,背后的大锤子顿时横扫而出,很显然火焚留手了,否者凭借方世玉和方大牛不过两个人的实力,当场被砸成肉酱都有可能。

“哎呦喂!”

方世玉一屁股瘫坐在地,他那一锤的锤光击中,只觉得浑身酥麻,像触电了一般,而方大牛明显被重点照顾一锤将他锤飞好几丈外,直到撞到山洞的墙壁上,发出“轰”的一声。

“你大爷的,你还真打啊!”

方世玉急忙跑到方大牛身边,从方大牛怀中掏出青莲丹,一人一颗囫囵吞下。

火焚脸色阴沉的看着二人,他一个筑基,而且还是筑基后期巅峰,居然被两个小虾米给打了,而且他那为数不多的老黄牙都被打掉了一颗。火焚凌空挥舞着锤子,当他看到方世玉的空挡遛鸟时,准备一锤子砸下去。

方世玉感受到火焚不怀好意的目光,立马捂住裆部。

“老棒槌,你真打啊!来吧,你打死我吧,打死我气血长剑的秘密你休想知道!不,你打了我俩,伤害了我弱小又无辜的心灵,得赔钱,陪个万八千的,才有可能告诉你。”

火焚黑着脸:“你们身为弟子,居然敢偷袭老夫,按照门规,可把你们当作叛徒,杀了你们都便宜了,想让老夫赔钱给你,做梦!”

“我说,火大长老,你姓火但是也别怀着这么大的火气。这样,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!气血长剑的秘法,我给你,你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?别扯烂七八糟的,打你并非我们所愿,谁知道你堂堂一个筑基长老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我得手了!难不成火长老,脸上有蚊子需要我家大牛给你扇开!”

“方世玉,你气煞老夫矣!”火焚吹胡子瞪眼道。

“关我屁事,想要秘法得给钱!”

方世玉看着迟迟未动手的火焚,心想,“果然妥协也是一门艺术,这老棒槌你给我等着,等小爷有一天厉害了,一定再亲手揍你一回,哎呦喂,小爷的屁股这都开花了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