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手成年版免费下载

琼珠郡主和郑瑶台尽兴过后,这才想起楚玥璃,喊了两声无人应,便弃之不管,准备上岸。

郑瑶台道:“在下只是一个庶子,微不足道,也无需顾名声,只是郡主何其娇贵,容不得别人嚼舌根。不知……县主先一步离开,是否心有不悦?会不会口不择言?”

琼珠郡主轻蔑地一笑,道:“她敢?!”

郑瑶台略一思忖,道:“听闻县主手刃两只金钱豹,想来胆量非同一般。”

琼珠郡主挑眉,道:“怎么,你看中她了?”

郑瑶台道:“怎么会?她哪里有郡主这般风情万种?小生可不喜欢那种不懂情趣的女子。再者,郡主之美,如瑶台上的仙子,让小生痴迷不已。小生倾心郡主,其她庸脂俗粉又岂能看在眼中?”

这话,着实取悦了琼珠郡主。她笑着捏了把郑瑶台的脸蛋,道:“你这般人才,窝在郑府着实可惜。且等我给你琢磨琢磨,找个合适的差事。”

郑瑶台见目的达到,顿觉心花怒发,却还晓得要矜持,便抱着琼瑶郡主摇了摇,道:“最想做的事,便是与你携手同游。然,男子自当先立业,才好叫郡主高看小生一眼。”

琼珠郡主眼含妩媚之色横了郑瑶台一眼,显然心情不错。

二人说着话,将木舟停在岸边,上了岸,一眼看见了站在岸边的顾九霄。

巧的是,顾九霄因心情不好,穿了一身灰色衣袍,乍一看和陈笙身上那套没什么区别。他本是要回府,结果路过此地,闻着花香,便有了散心的想法。他没想到会遇见琼珠郡主,更没有打招呼的意思。

琼珠郡主一见顾九霄,就露出了暧昧的笑容,道:“都没来得及给顾侯道喜。择日不如撞日,今日为你设宴如何?”

美人美腿蛇腰炎夏不失清纯

郑瑶台立刻施礼。

顾九霄知道琼珠郡主所指是他成为顾侯这件事,于是淡淡地道:“不想饮酒。”

琼珠郡主噗嗤一笑,靠近顾九霄。

自从琼珠郡主那俩畜生挠伤了楚玥璃后,他就看她格外不顺眼,于是拄着拐向旁边挪了娜。

琼珠郡主微愣,不悦道:“躲什么呀?我还能吃了你?”

顾九霄道:“看见你,我上不来气。”

琼珠郡主问:“怎么就上不来气了?”

顾九霄回道:“你太肥,瞧着就像一块肥肉,腻嗓子眼。”

琼珠郡主差点儿气炸了!她指着顾九霄道:“你你!好你一个顾九霄!你竟敢这么嘲讽我?!”

顾九霄懒得听琼珠郡主的咋呼,转身要走。

琼珠郡主气得狠了,直接怼道:“顾侯这是吃惯了裙下骚味,享受不了富贵气了。”

顾九霄回头,看向琼珠郡主,有些不明白她那话的意思。

琼珠郡主继续道:“渡茳县主去哪儿了?刚才你们俩还抵d死s缠c绵,这会儿怎剩你一人了?莫不是顾侯体力不支,被人嫌弃了吧?”

顾九霄一听到楚玥璃的封号,眸子就是一颤,再一细想琼珠郡主的话,眸子就是一沉,却并未像以往那般失去冷静,而是意味不明地一笑。

琼珠郡主觉得顾九霄的笑好像在嘲讽她,瞬间达到了火上浇油的效果,令她失了冷静,反击道:“平时瞧你就是一个弱不经事的,除了钻女人裙子,还会什么?想来我那妹妹,定是不满意的,这才弃你而去。”

顾九霄已然确定,今日这事儿确实和楚玥璃有关,否则琼珠郡主不会言之凿凿。只是……他不信,她会和琼珠郡主这般,和个野男子在荷花深处做那种事。听琼珠郡主的意思,那男人的头应该藏在了楚玥璃的裙子里,所以琼珠郡主才会误以为,自己是他。再者,琼珠郡主虽然喜欢胡闹,但是一双眼睛倒也毒辣,不会将两个人分不清楚。想来,他与那男子的衣袍,应该是大致相同的。

顾九霄猜,楚玥璃用裙子罩住那男子的头,便是不想让琼珠郡主晓得那人是谁。于是,他默默扛下了这个“钻女人裙子”的污名,一甩衣袖,转身离去。

琼珠郡主翻了个白眼,气哄哄地上了马车。

郑瑶台也登上马车,陪着小心,温柔以对,道:“消消气儿。毕竟,一个县主一个侯爷,咱们也惹不起。”

琼珠郡主瞪了郑瑶台一眼,道:“你懂个屁!”

郑瑶台面子上过不去,于是没再言语。

琼珠郡主缓了缓,眼睛一转,道:“胡尤彩可不是吃素的,就看顾侯那小身板,经不经得住折腾了。”

郑瑶台赔笑道:“郡主所言极是。以往曾听闻,郡主和九爷私交不错,为何今日却落得此等田地?真是叫人惋惜。”

琼珠郡主眸光中划出一道暗芒,幽幽道:“有了楚玥璃之后,九霄就和我分心了。”

郑瑶台道:“哎……此事,还真是县主的不是,不当破坏顾侯和县主的情谊。”

琼珠郡主冷冷一笑,问:“你觉得楚玥璃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郑瑶台思忖着回道:“此话不好说。”

琼珠郡主不耐烦地道:“让你说,你就说!”

郑瑶台这才开口回道:“依在下看,县主不但是个狠人,心计也十分了得。”

琼珠郡主问:“怎么说?”

郑瑶台道:“徒手杀两只金钱豹,不用说。但说她一文没掏,却踩着郡主,一跃成为了县主。此等心计,何人能比?”

琼珠郡主的脸瞬间阴沉了下去。

马车驶到郑家,停下。

郑瑶台下车,琼珠郡主沉着脸离开。郑瑶台进入府中,悄然摸到一间僻静的屋子,从背后抱住一位女子的纤细腰肢,深嗅一口气,道:“乖乖,你可想死我了。”

楚珍株转头,看向郑瑶台,眸光楚楚,哀怨地道:“今日有约在先,你却另赴约去,让我苦等,真是坏了良心。若晓得你如此三心二意,我何苦回到郑家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?!”

郑瑶台立刻凑嘴亲去,含糊地道:“若非为了你的事,我怎会出去应酬那个荡d妇f?你且放心,钉子都埋好了,琼珠郡主定会视楚玥璃为眼中钉。待我再运作一番,就会不死不休。乖乖,你可满意?”

楚珍株这才见了笑模样,依偎进郑瑶台的怀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