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破解版52破解

“……发病?”

“我也不瞒着你。”傅老太太道:“小茗有先天性的心脏病,我一直都很喜欢这孩子,但是因为她的病也有几多犹豫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的身体恢复的不错,沉寒也喜欢她,既然她已经回国了,自然就该安排婚事了,毕竟沉寒的年纪也不小了。”

姜咻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,只感觉又酸又涨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了,又有什么缩回去了,她咬了咬嘴唇,在唇瓣上留下了一排苍白的牙印,忽然觉得很可笑。

恐怕任愁雨自己都没有想到,她在老太太眼里,只是杜寻茗的替代品而已。

即便没有出之前的事情,只要杜寻茗回国,任愁雨也会被老太太毫不犹豫的放弃。

见姜咻良久都没有说话,傅老太太看了她一眼:“怎么?你不信我说的?我没有必要骗你,相信你自己也有感觉,杜寻茗对沉寒有多特殊。

姜咻闭上了眼睛:“……我会亲自问他。”

老太太冷笑:“没有任何用处,你何必徒劳挣扎,若是让沉寒在你和小茗之间选一个,你绝对是被放弃的那一个,小姑娘,别任性。”

她枯竹枝似的手指在那张支票上点了点:“这是我最后的善良,就当你给我看病的诊金。”

说完她就站起身,深深看了姜咻一眼,离开了。

佟姨赶紧从厨房里出来,看见茶几上的支票,心中大叫不好:“咻咻……咻咻啊,老太太是不是让你离开寒爷?老人家古板,你别在意……”

姜咻只是静静地看着那张支票,良久,道:“佟姨。”

海滩上的白嫩如玉清纯少女白裙飘飘唯美动人

“诶。”佟姨小心翼翼的道:“咻咻,你……”

“佟姨,你知道杜寻茗吗?”

一听到这个名字,佟姨脸上的表情就变了: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杜小姐的名字的?”

姜咻惨淡的笑了笑:“……叔叔刚刚出门,就是去接她了。”

她顿了顿,又说:“她回来了。”

佟姨表情震惊,良久,她有些忧伤的道:“咻咻啊……这……佟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但是外面一直都有传闻,说杜小姐和寒爷……”

姜咻道:“您不必顾及我,我希望您把您知道的都告诉我。”

“这……好吧。”佟姨叹了一口气,低声道:“杜小姐和寒爷认识十几年了,杜小姐很优秀,是少年天才,但是身体很不好,几年前突发心脏病,命悬一线,国内的医疗水平根本就救不活她,寒爷连夜安排了直升机送她去了M国,刚开始的时候杜小姐病情不稳定,寒爷有两个月都是国内国外来回飞的,当时大家都说。寒爷这是要定下来了……”

姜咻双目空茫的看着黑漆漆的电视机,喃喃地道:“那位杜小姐……长什么模样?”

佟姨回忆了一下:“很好看的……说起来,和你有点像,都是精致清秀……”

话一出口,佟姨猛然顿住了,赶紧补救:“咻咻,佟姨不是那个意思。你、你别多想……”

姜咻垂下头,脸色苍白:“……看来我真的和她很像。”

佟姨手忙脚乱的,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姜咻,一时间想到了很多话,但是她自己都觉得那些话有多无力。

姜咻的嘴唇动了动,眼睛里水光闪动,眼泪几乎要落下来了,但是她拼命忍住,没有哭出来,而是咬了咬嘴唇,小声的说:“我不相信……我要给叔叔打电话……”

佟姨看着她找手机的慌乱模样,心里也难受的很。

姜咻找到了那个傅沉寒亲自存进她手机里的号码,手指颤抖的打了出去。

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接起来,却不是傅沉寒的声音,而是一个温柔的女声,和她在傅沉寒的手机里听见的一模一样:“喂?你好,沉寒有点事,不在这里……”

姜咻忍住哽咽:“他……去哪里了?”

杜寻茗笑了笑,“刚刚我喝饮料的时候不小心泼到了他衣服上,他就把衣服手机一起放我这儿了,刚刚去给我买橙汁了……要不然你待会儿再打过来,他应该要回来了。”

“……”姜咻张了张嘴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傅沉寒的手机里有很多机密,是绝对不会随便交给其他人的,看来杜寻茗……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很特殊的存在。

姜咻觉得喉咙发干,难受的厉害,眼睛一眨,豆大的眼泪就砸了下来,她抿了抿唇,说:“……好,谢谢。”

而后就挂了电话。

她刚想擦擦眼泪,手机微信响了一声,是江敛发来的:小姐姐,出来玩儿不?我就在重梦水城外面。

佟姨递了两张纸巾给她,姜咻说了谢谢,手指缓缓地打字,问江敛是去哪里。

江敛回复的很快:PUB。

酒吧。

姜咻闭上眼睛,打字回复:我来。

佟姨本还想劝姜咻两句,姜咻却直接站起了身,对佟姨道:“佟姨,您不要告诉叔叔我哭了的事情,江敛找我出去玩儿,我去一下,要是叔叔回来,你就帮我跟他说一下。”

佟姨有点讶异,这刚刚不是还哭得很伤心么,怎么现在就要出去玩儿了?

姜咻勉强笑了笑:“……反正我迟早都是要离开的,我想开了。”

佟姨心口一疼,叹口气:“咻咻,你可千万别这么想……”

姜咻已经不想再听那些话了,打断了佟姨:“佟姨,我先走了。”

“……诶。”

……

“沉寒,”杜寻茗有点俏皮的眨眨眼睛:“刚刚帮你接了个电话。”

傅沉寒手指上勾着一个纸袋子,里面装着的是一杯鲜榨的橙汁和一杯香浓的黑糖芋圆奶茶。问:“谁的?”

杜寻茗道:“那要问你啊,你给人备注的‘小宝贝’,我怎么知道是谁?”

傅沉寒笑了一下:“……是姜姜。她有事?”

“没事儿。”杜寻茗耸耸肩:“估计就是找你撒撒娇——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甜腻腻的东西了?”

她接过自己的橙汁,有些疑惑。

傅沉寒垂眸看了眼那杯热量爆表的奶茶,道:“她喜欢。小姑娘都喜欢这些甜腻的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