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咪视频app最新版下载

次日,方煜琛夫妻和尚盈也来了。

“瑟瑟,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尚盈心疼的看着江瑟瑟,“前几天人不是好好的吗?怎么突然就这样了?”

江瑟瑟微微一笑,“我就是淋了点雨,着凉了,没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“怎么会淋雨呢?”尚盈眉头紧紧锁起,“这下雨天不待在屋里,跑外面做什么?”

“因为工作。”江瑟瑟不想她太担心自己,话锋一转,问:“们怎么都来了?外公呢?”

她转头看向方煜琛和梁馨薇。

“不用担心外公,自然有人照顾。倒是,要照顾好自己。”尚盈拍了拍她的手,说道。

江瑟瑟点头,“我会的。”

“最好是说到做到,再有下次,我可要骂了。”尚盈板起了脸,严肃的警告她。

江瑟瑟不禁失笑,“小舅妈,您放心,我一定说到做到。”

“妈,和薇薇去买点水果,我们匆匆赶过来,也没带东西。”方煜琛出声说道。

“不用了,表哥,们能来我已经……”江瑟瑟拒绝的话说到一半,就见方煜琛冲她摇了摇头。

纯美靓丽小妞

她猛地反应过来,敢情表哥这是想支开小舅妈和薇薇?

“哎,不说我都忘了。”尚盈一拍大腿,满脸的懊恼,她起身,“瑟瑟,我和薇薇出去一趟,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“们路上小心。”

看着尚盈和梁馨薇出去后,江瑟瑟才收回目光,看向方煜琛,“表哥,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单独和我说?”

“嗯。”方煜琛点头,“封臣告诉我,这并不是简单的感冒发烧,而是因为身体里病毒的关系。”

“封臣告诉了?”

“他不告诉我,是打算瞒着我?”方煜琛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,“我是表哥,不是外人。”

“我知道。我只是不想让们担心。”

这次因为她生病,惊动了这么多人,她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。

如果再让他们都知道她身体里的病毒有发作的迹象,那他们不得担心死了。

方煜琛看到她脸上流露出愧疚的神情,轻叹了口气,道:“放心,我不会告诉他们。这件事就我知道。”

“谢谢,表哥。”江瑟瑟感激的看着他。

方煜琛温和一笑,“不过,以后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不能让病毒有可趁之机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江瑟瑟嘟起嘴,微恼道:“这次是我太不小心了,没有下次了。”

方煜琛走过去,摸了摸她的头,“放宽心,除了莫邪他们会想办法研制对付病毒的药物,我也会让人研究病毒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瑟瑟突然心里就不堵了。

本来知道自己身体里的病毒可能会发作,她的心里就像堵了一团棉花,很难受。

但现在,一点都不难受了。

因为有这么多人关心着她,她一定不会有事的!

……

自从把香水送出去后,李曦就一直在等待“好消息”。

这天,她刚开完会,从会议室出来。

助理匆匆走到她身边,附在她耳边说:“江瑟瑟住院了。”

她的眼睛陡然一亮,转头盯着助理,“是说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。已经住院了。”助理把自己所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她。

李曦笑了出来,“太好了,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!”

江瑟瑟啊江瑟瑟,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我!

李曦一脸的得意,她快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“会议结束了?”坐在沙发上的蒋骋看到她进来,便合上手上的杂志,放到茶几上,然后起身朝她走去。

“好像很高兴啊?”蒋骋看到她满脸的笑容,疑惑的问了句。

回国这么久,很少看到她这么高兴过。

他真的很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好事。

李曦眉梢一挑,卖起了关子:“猜。”

“我猜?”蒋骋失笑,“我猜肯定和江瑟瑟有关。”

“聪明。”李曦打了个响指,她坐在办公椅上,抬头看着他,“江瑟瑟住院了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药物起作用了。”

“哦?”蒋骋挑眉,“确定?”

“我当然确定。”李曦微微眯起眼,眼底一片阴冷,“如果只是普通的小毛病,她至于住院吗?”

蒋骋想了想,点头,“这倒是。”

李曦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着,神情若有所思。

见状,蒋骋开口问:“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

李曦抬眸看他,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“作为合作伙伴,于情于理我都该去探望一下。”

闻言,蒋骋狠狠皱起眉,“要去看江瑟瑟?”

“怎么?不行吗?”李曦不答反问回去。

“当然不是。只是这样过去,是不是太贸然了?”蒋骋总觉得不妥。

毕竟,她和靳封臣他们的交情并不深。

“没什么妥不妥的,我只是想去看看江瑟瑟狼狈的样子。”

说到这个,李曦笑了出来,笑得特别得意。

蒋骋静静看着她,眼神讳莫如深。

……

“靳太太,抱歉,这么晚才来看。”

江瑟瑟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李曦,嘴角微微抽了下。

不知为何,她就是对李曦喜欢不起来。

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可又说不上来。

“来,这是百合花,送的。”

说罢,李曦把一束鲜花塞进江瑟瑟怀里。

一股熟悉的香味瞬间窜入鼻腔。

“阿嚏!”江瑟瑟猛地打了个喷嚏,她一手抱着花,一手抬起揉了揉鼻子,勉强的笑了笑,“谢谢啊。”

这花的香味有点熟悉,好像在哪闻过一样。

她想再闻闻看,却只闻到一股花香,没有其他香味。

难道刚刚只是自己的错觉?

江瑟瑟皱了皱眉。

来之前,李曦在花上面喷了点香水。

只不过这次香水的味道散得比较快,江瑟瑟应该是闻到了,但可能也没闻清楚。

这次,她也在香水里掺杂了药物。

李曦眼底隐隐闪烁着一丝阴狠,但在江瑟瑟看过来的时候,迅速掩去,换上满脸的笑容。

江瑟瑟把花放到床头柜上,说:“李总,其实没必要来的。我这是感冒了,小心传染给。”

“我身体很好,不会的。”

李曦脸上的笑容就像是做了半永久的一样,不管讲什么话都没减过一丝一毫。

莫名的瘆得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