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猫成人

寒冰焰这话一出,李黛也没把它放出来,她没有忘记它奸诈狠辣的性格,一上来就想吃了小祖它们,若非她丹田特殊,又有空间,恐怕就会如外祖一样,暂时困住了它也拿它没有办法,况且异火她已经有好几只了,并不想把寒冰焰收进来,她始终记得它是外祖想得到的东西,也没忘记它对小祖它们做过什么,收了它不仅让她觉得愧对了薛齐天,更是会让小祖几只膈应,毕竟天天面对一个要杀自己的凶手,谁会不膈应?何况李黛有理由相信,若那时候她不作为,寒冰焰解决完小祖它们,就会对她出手了。

她的感觉向来准,由此,李黛为什么还要收了它?天天面对它自己也会不舒服。

再说了,有了小祖它们,她又不是真的那么缺异火,不会眼皮子浅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,虽然寒冰焰品级比较高,收了它的确能锦上添花,只不过她并不需要这锦上添花罢了。

李黛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,小祖却先道:“主人,现在我们可以把它吞噬了,只留个焰心,到时候外祖便能收服它了。”它没有说,只留有焰心的异火不仅实力大损,甚至神智都会消失,成为最初懵懂无知的样子,那时候谁认焰心为主,焰心是绝对会依赖他的,而有焰心,只要时间足够,机缘足够,它还是会成长起来的,那样成长起来的异火,对主人是绝对忠臣的。

小祖这话一出,寒冰焰幻化出来的火脸神色大变,这团火是它的天敌,它是阳火界的祖宗,虽然弱小,那也是祖宗,它却是冰火界的王者,两人属性相反,天生就不对盘是真的,要说李黛的五团火,让它没那么敌视的当属九幽白火和骨灵冷火了,它们同它的属性有那么点相似,都属于寒火,它之前还想着吞噬它们最后留下它们的焰心,当自己小第,没想到梦碎得这么快,那讨厌的家伙居然说要吞掉它只剩焰心让外面那弱小的男修认主,是可忍孰不可忍,被吞得只剩焰心的它还是它吗?这家伙是想搞死它!

寒冰焰觉得薛齐天弱不是没道理的,虽然他实力暂时比这女修强,可潜力却差多了,那男修寿元无几,就算修炼那功法修复了伤,能突破化神,但想更进一步就难了。

可李黛不一样,她骨龄还那么小,却有手段制度它,还有外面压制它的不完善的天道,恐怕是这女修的洞天福地,有了这样的助力,她起不来它就回炉重造,何况那几个家伙虽然弱,可在异火排行榜上也是鼎鼎有名的,它们若成为了天品,只会比它更强大,而李黛能把它们收服,本身就说明了她的不凡。

所以寒冰焰想清楚了这些,立刻对小祖的话进行反驳,“喂,女娃,你可不能听它的,我要只有焰心了,就会成为最弱的玄品火,那要再升起来就千难万难了,你错过了这样的我,会后悔的!”火在屋檐下,也不得不低头。

李黛听了它的话皱眉,“我不会要你的。”说着她又对小祖道:“是不是只有把它变成了焰心,外祖才能彻底收服它,不被反噬?”

“是这样没错。”顿了顿,小祖又加了筹码,补充道:“变成焰心被主人养大的异火,对自己的主人都有绝对的忠诚和依赖。”这本是异火的秘密,很多修士都不知道,可为了让李黛下定决心,看出主人对外面那人的重视,小祖也顾不得许多了,把这秘密直接说了出来,至于异火灵智会消失,变成懵懂无知的样子,它是绝对不能说的,不能让李黛觉得它是小肚鸡肠的火,主人会不喜欢的。

它却不知道,它即使说了李黛也不会觉得它恶毒,相反会很欣慰,对待敌人,就要如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,她平时与人为善,却不会被欺负到头上了还以德报怨,那是圣人,绝对不是她。

“好,就这么办!”李黛一锤定音,让寒冰焰彻底暴怒了。

大雪纷扬中的红衣佳人美如画

自己灵智都要消失了,它再不做什么就是死路一条,变成懵懂焰心哪怕再成为起来,也没了它的记忆,那根本就是另一个家伙,不会是它。

既然这女修不识好歹要它死,它就拉着她一起同归于尽。

软的不行寒冰焰立刻恢复本性来硬的,它再也顾不得身上的火焰被红色枝丫吸收,不要命的撞李黛的丹田,势必要撞出一个窟窿来。

李黛脸色苍白,却忍痛加了更多的神识之网在丹田上,对着几团火道,“快行动!”她也感觉到寒冰焰弱了很多,哪怕大爆发,也没有最初那么强了,小祖五只火进入丹田里,像和它猫捉老鼠一样追逐,它攻击李黛落下来的火焰火灵根吸不完,它们就捡漏,把‘身体’之前失去的都补回来了。

寒冰焰见真的逃不出去,攻击也只是让李黛痛,让它外焰失去更多,变得越来越弱小,寒冰焰理智回归,弄不死李黛,一下子不能同时对付五团火,那对付一团没问题吧?它立刻瞄准了目标,朝最弱的地心阳火扑了过去,想一口吞掉它补充下自己。

“去!”看着它的动作,李黛一声轻呵,神识化成千万刀片,把寒冰焰切割开来。

“啊啊啊。”

那一瞬间,寒冰焰发出人性化的惨叫。

李黛这一手,让寒冰焰再次大损,那些火焰成为星星点点布满了整个丹田,让李黛丹田温度再一次下降,可这样的冰冷没持续多久就消失了,被切片了的火焰红色枝丫和几团火吸收起来更加容易,而这一下,五团火不仅恢复了原本实力,还增长了不少。

此消彼长之下,几团火联手彻底制住了寒冰焰,任由它挣扎都没用,而它的品级终于从天品掉到了玄品。

品级一掉,同品之间的强大就显示出来了,哪怕小祖实力依然比它弱,可只要同品它就是最厉害的,加上小第,寒冰焰被困得死死的,如今情况倒是反了过来,几团火抱着寒冰焰继续啃了起来,李黛耳边听到的是寒冰焰求饶的惨叫声,不知过了过久,那声音终于渐渐弱了下去,几团火的体形胖了不止一圈。

“主人,好了!我们吸收了太多,要彻底消化沉睡去了,你自己小心。”小祖带着似喝醉了酒的声音,交代了一句,就扭着胖胖的身子歪道了下来,陷入了沉睡。

而其他几团火甚至来不及说一句,比小祖睡得还早。

李黛看着它们,倒是高兴,忍不住会心一笑,看着只有种子大小的焰心,李黛控制着神识探了一探,发觉它再没有威胁之后,便把它从丹田取了出来,一闪身出了空间。

她一出现,薛齐天立刻游了过来,语气焦急问:“我的小乖乖,你没事吧?”

李黛恶寒了一下,小乖乖是什么鬼?

不过看能自由行动的外公,李黛也高兴,“冰解了?”看来寒冰焰的隐患是彻底消除了。

薛齐天点头,他不知冰怎么突然融化消失了,但能猜测这定是和李黛有关,他也聪明的没问李黛哪儿去了,只是道:“你消失的第六天,这冰就突然融化了。”

嗯,第六天,空间的第六年,正是几团火对寒冰焰彻底啃噬的时候。

“对了,外祖,这个你认主了吧。”李黛把种子似的焰心拿了出来,摊开手给薛齐天看。

薛齐天不是没见识的,好歹也是大家族出来的,对焰心的传说也是听过的,有传异火形成之初,便是先成焰心,然后一步步成长,薛齐天惊讶极了,“这你哪里弄的?”

李黛灿烂一笑,“这就是寒冰焰的焰心啊!外公你不会怪我把你要的寒冰焰弄成了这样吧?”焰心的威力可没有成火那么厉害。

薛齐天听了她的话,好笑摇头,“怎么会,我若能收服它,也不会被困这么多年了,既是你得到了它,不必再给我。”虽然他修炼的功法有了这焰心的确会大有助益,他却不会夺外孙女的东西。

李黛听了这话却更加高兴,她果然没看错,这外公是个好的,这寒冰焰虽变成了焰心,那也是难得的天地异火,认焰心为主的好处是不可想象的,何况它还有可能成长到无比强大的一天,没有几个修士能拒绝,薛齐天却想也不想拒绝了,李黛对他倒更佩服了几分,她想自己若是没有小祖它们,别人送这样的焰心,也是把持不住的。

因此李黛笑得更明媚,“外公,我已有了别的火,这对我还真没什么用,你就收下吧!”不得已,李黛从丹田里随意取了一只呼呼大睡的异火出来,让薛齐天看。

九幽白火一出现,周围的温度都变了,见此,薛齐天也不得不感叹这外孙女的好运,他也的确需要这焰心,便也不再拒绝,从李黛手中把焰心接了过来,“如此,外公就谢谢小乖乖了,哈哈哈。”他心情畅快的大笑。

只是乐极生悲,在两人震惊加意外下,那突然安静的焰心‘嗖’的逃了。

李黛神色大变,以更快的速度朝那流星般的焰心飞过去,那速度快得薛齐天这个元后修士都瞪大了眼睛。

李黛的狂追没有多久,就把它抓在了手里,从上面感觉到寒冰焰之灵的气息,李黛冷冷一笑,“果然是狡猾的家伙,竟把一丝灵保留了下来,藏于焰心中!”之前她用神识没有深入查探,才让它伪装成功,恐怕寒冰焰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的时候,就留下一点灵想着逃跑,也躲起来强大自己吧,只是千算万算,没算到李黛速度会那么快。

“既是如此,我便留你不得。”对敌人,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,保留寒冰焰的神智让它认外公为主,她还担心它哪一天会反噬,毕竟她可是领教到了,这家伙太狡猾了。

“我的小乖乖,你没事吧?”薛齐天追了过来,焦急问。

看他第一时间是关心自己,李黛心不由得又暖和了几分,摇头,说话也有些懊恼,“都是我太大意了,让它钻了空子。”

薛齐天却是安慰道:“我们修士本就是与天争命,随时都会碰到意外,以后只需更加小心,这也不必放心上。”

“嗯,外公说得有道理。”李黛不再犹豫,眸光一狠,彻底将焰心上的寒冰焰之灵抹杀。

“啊。”

最后是寒冰焰与世长辞不甘绝望的惨叫,随后一切归于寂静。

“快,认了它。”李黛再一次把焰心给了薛齐天催促道。

薛齐天也怕再有什么意外,直接将焰心认主了,还是灵魂认主,他魂灭死焰心死,哪怕以后焰心生出来的灵智恢复了寒冰焰的记忆,也不能做违背他意愿的事来。

李黛也看清了薛齐天的认主方式,知道他同一团火如此绑定,焰心若被灭了,他同样会大损伤,可这般却是绝对安的,不论对他还是对自己。

而李黛有理由相信,外公这么做多半是因为她。

李黛把感动记在心里,什么也没说,在这寒潭里耽搁了这么久时间,小蕊也没什么消息,不由得对她更担心了起来。

“外公,我们快出去吧,小蕊还在外面。”

薛齐天不知小蕊是谁,可听李黛担心的口吻,那必定是和她亲近之人,薛齐天点头,又摇头。

“等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他一说完,李黛看他往回游,游到了那些尸体的旁边,冰解了后,他们的身体也露了出来。

李黛想了想,跟了过去,看着他一一检查这些人,也没出声,却听他道:

“这些都是单于、南荣和房家人,果然这群贪心之辈没有我那么幸运,都死了,如此我也放心了。”

看他急匆匆过来以为要救人的李黛:“……”

果然是她想多了,想多了!

“咳,这些贪婪的人,死不足惜!”他们想得到宝没错,却不该派奸细来搅乱薛家,偷他们家的东西。

那些手段也是花样百出,美人计都用上了,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被传了出去,便是有那薛家重要之人中了计,如此面对一群小偷,他能不希望他们死嘛?

薛齐天没有具体说明,可不耽搁她对那单于、南荣和房家的人印象差了很多。

确定没一个活人后,薛齐天便不再耽搁带着李黛离开,同时还不忘提醒道:“出去外面可能更危险,我们都得小心点!”他可没忘记当初将他一脚踹进了寒潭中的影子,虽没看清那影子是什么东西,他却有感觉,那是比寒冰焰丝毫不弱的家伙。

所以摆脱了寒冰焰还得到了焰心,薛齐天心情并没多轻松,随着两人出了寒潭,他的脸色更加严肃起来。

这样如临大敌的外公让李黛的心也忍不住提了起来,被感染得紧张了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炮灰女修仙记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,聊人生,寻知己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