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车软件破解版

玉凌用最简明的语言阐述了一遍闇族的兴亡,朔不禁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

“本源轮盘我没带在身边,等以后回了百蛊星,我再亲手交给你。”玉凌说完,见朔还是没有什么反应,便安慰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不太好受,但好歹现在还有小闇月树陪你,你最起码……”

朔所化的黑气慢慢在半空中飘了一圈,突然打断了玉凌的话语:“我没事,反正老子之前是一个人,之后还是一个人,没毛区别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只是想不通,如果一万多年前,我那些族人站在玄灵族那边,那么我现在要小心的敌人应该是元灵族和道灵族对吧?这特么跟孤星有个屁关系?”朔满是怨念地道。

玉凌却突然被这句话点醒了潜藏在心中的灵感,他的面色逐渐变得严肃:“恐怕……我们可以大胆地猜测,孤星真的跟两大灵族有关,不过我遇到过元灵族的候选灵女,她并不清楚孤星的事情,有可能是她被排除在外,也有可能是孤星只跟道灵族有联系。”1ti1ti

“这么下定论是不是有些草率啊?”朔还没转过弯来。

“我不是下定论,只是进行合理的猜测。两大灵族在道宇星系争锋,看似对无涯不太关注,但为什么这边好多事他们都了如指掌?说明他们在这里有一套自己的消息渠道,就算孤星不直接隶属于道灵族,两者也很可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”玉凌越想越觉得像这么回事。

“你这么一说我特么压力更大了,但如果我真的暴露了身份,那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派更更厉害的高手?”朔纳闷道。

“也许孤星只是对你起了怀疑,然而并不能彻底肯定你的身份,而且你那时候也就凝魄境,你指望人家把真道境强者派出来对付你吗?”

“嘁,小看我,这下被我溜了吧?”1ti1ti

“……你到底站哪面的?”玉凌也是醉了,这家伙居然嫌弃敌人不够强?要是真道境强者亲自出手,这家伙哪还有机会在这里得瑟。

呆萌早安清晨美女摄影图片

“算了这不重要,以本王的天资,迟早会杀去孤云星,把他们大本营给抄了!”

朔还是那副狂傲得无边无际的口吻,听在不熟的人耳里只会令人生厌,而听在熟人耳里……早都习惯了。

“嗯嗯,恩公这么厉害,迟早可以横扫天下无敌手的。”偏偏旁边有个铁杆粉拼命点头。

“……你不害臊吗?”玉凌一阵无语。

“嗯咳,孺子可教啊,人家说的大实话,百分百纯金不掺假的,我干嘛要害臊?”朔义正词严地道。

“我看你是没了人样之后,也就干脆不要脸了。”1ti1ti

“切,你还说我,我混得是不怎么精彩,你又能好哪儿去?有本事你光明正大磊落做人啊?”朔再一次炸毛。

“那得咱俩一起端了孤星的总部才行。”

“卧槽?这么巧,你也招惹了那帮煞星?”

“我这说来更话长了,今天不是聊天的好时间,我和你徒弟表面上压根不熟,聊太久外面的人会怀疑。”玉凌道。

“行行行,就你事多,你直说吧,你跑来边关是干嘛来着,总不能是单纯跑来找我吧?”

“有这一部分因素,另外就是找一下我爷爷和二伯的下落。”

“他们也在这儿?”朔愕然道。

“据我得到的消息,就在第八营,可是奇了怪了,我把整个第八营都扫描了三遍了,完没有他们的气息,我在想他们是不是被派去战场了。”玉凌直言道。1ti1ti

王暗渊小心翼翼地插口道:“那个,请问他们是什么修为?我也可以帮忙找找。”

“一个肯定不过融虚,还有一个……幻神融虚都有可能。”玉凌大概估测了一下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王暗渊欲言又止。

“臭小子,有话就直说,这事儿很要紧!”朔催促道。

王暗渊抿了抿唇,小声道:“就是……我听说第八营的规矩是,至少要到融虚巅峰,才会被派去前线作战,否则就应该驻守在要塞内,要么做一些后勤工作,要么在训练营,但这两者都不会探测不到……”

“那还有什么地方?”玉凌心绪逐渐下沉。

王暗渊缓缓道:“还有就是地下……有一个奴隶营和骷髅营,骷髅营里是死士,大多是死囚,以及犯了重罪的士兵军官,他们会被作为炮灰扔到战场上。而奴隶营的境况更是生不如死,那些被买来的奴隶根本没有任何自由和尊严,只是苟延残喘地做着一些最危险最可怕的活……”1ti1ti

他说到一半就看见玉凌的神色越来越冷硬,一股令人心悸的煞气萦绕在屋内,让王暗渊不由得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。

“地下……怪不得我感应不到,之前我察觉到地底有一层坚固的空间屏障,但我不想引太大动静就忽略过去了,差点错过了最重要的线索。”玉凌沉默了片刻,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,但王暗渊却觉得他像是一座濒临爆的火山,暗藏着汹涌的炎流。

“多谢你的消息,可不可以帮我联系一下黎大将军,让他把奴隶营的情况部告知于我,越详细越好。”玉凌虽然很想立刻行动,但骨子里的冷静终究是让他克制住了怒火,他不能冒冒失失地冲入地下,毕竟那里的情形他一无所知,盲目乱窜只会导致更糟糕的后果。1ti1ti

“好的,我立刻去跟黎大将军说。”王暗渊赶忙点头。

“那救人要紧,叙旧的话以后再说,我先去帮你探探路,反正一般人现不了我。”朔也道。

玉凌默默颔,他现在实在没有多说闲话的心情了。

“你有没有暗属性的晶石?我留一缕魂念,这样可以随时和你联络。”朔正打算飘走,忽然又想起什么,便刷地一下折返回来。

“行。”玉凌随便就翻出来一块,天穴宗可是送了他不少天材地宝,虽然大部分在本尊那边,但分身也有不少。

“你稍安勿躁啊,不要想不开啊。”朔分出一缕魂念融入那块晶石后,便一边飘一边碎碎念道。

“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话唠。”1ti1ti

“草,老子关心你你还不领情,把你急死算了!”朔一头钻进王暗渊的空间戒指,连个“再见”都懒得说了。

“那我们走了,你保重。”王暗渊担忧地看了玉凌一眼,随后轻轻拉开门,在无数岗哨的监视下渐渐走远。

“王暗渊跟你说什么了?”门外的岗哨不禁探头进来。

“那也和你们没关系吧,话说都一天了,你们考虑好了没?我耐心有限。”玉凌冷冷淡淡地道。

“瞧你这说话的态度,我看你还是……”岗哨冷哼一声,但当他无意间对上玉凌毫无情绪的眸光时,心底却不由自主打了个突,仿佛有一股即将化若实质的戾气扑面而来,让他这个好久没上过战场的人浑身冰凉。

这个时候,洪蓁恰巧从远处走来,示意两位岗哨暂且退到一边,随后带着一脸讶然的笑容道:“怎么了这是?听说咱们的温大人住得不满意?”1ti1ti

“你说呢?我正想问问,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玉凌加重了语气。

洪蓁很是为难地道:“没什么意思,温大人想必误会了我的用意,你也知道你身份比较特殊嘛,心怀不轨的人怕是能绕着虚空要塞围一圈,所以我们当然要保护好温大人的安啊,不能给那些人丁点可趁之机。”

“所以你们保护的方式就是把我关在这儿?”

洪蓁闻言脸色一变,大义凛然地环顾一圈,怒声道:“嗯?怎么回事?谁允许你们把温大人限制在这里的?上头说了让你们好好保护,可没说让你们这么保护!”

众人都懒得吭声,因为他们随便拎一个都比洪蓁强,只是迫于命令才来这里充当“岗哨”。

“真的是,犯了错就一个个不说话了。”洪蓁做出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,在转头看向玉凌的一刹那立刻换了副笑脸:“啊,温大人,真是不好意思出了这么大纰漏,但你要相信我们完没有这个意思,这样吧,你现在想去哪儿,直接跟我说,我带你去。”